鼓声响彻千年,雄心揽怀世界

时间: 2019-03-21 15:57       来源:[ 永安市政府办]       字号:              阅读:{{ pvCount }}

  近日,初见永安市槐南镇文化站站长罗志杰,他就带着记者参观他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安贞旌鼓。

  “安贞旌鼓有近千年历史,是当地人的护家镇宅之宝。”罗志杰说。

  去年6月,2018世界竹藤大会在北京召开,安贞旌鼓作为民间文艺的代表亮相,引来世界的目光。

  从镇宅之宝到走上舞台,作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安贞旌鼓,培养起一支半职业化队伍,带着当地多个民俗文化项目一起闯出深山,实现自我造血。

  意外走红

  据槐南镇江王祠李氏族谱记载,安贞旌鼓是军中的战鼓,因与作战的旌旗并用,故称“旌鼓”,主要分布在永安市槐南镇,并以该镇南山村为主。

  安贞旌鼓起源于唐代,唐朝诗人李白的作品《猛虎行·肠断非关陇头水》记载,“肠断非关陇头水,泪下不为雍门琴。旌旗缤纷两河道,战鼓惊山欲倾倒”。相传,李渊的第二十个儿子李元祥,被封为“闽越江王”,因为安史之乱逃难至槐南镇皇历村,后人建李氏祠堂“江王祠”,供奉李渊及李元祥。也因逃难时将战鼓带至槐南,战事期间,开战前必先祭鼓,以鼓声激励兵士奋勇杀敌,同时,也用于将士凯旋后欢迎庆祝。随着军卒在当地安家立户,旌鼓也随之传至民间。罗氏后裔缅怀先祖军功,将旌鼓世代相传,祖祖辈辈极其崇拜和信仰,形成鼓俗,延续至今。旌鼓,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信仰之物,成为槐南民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罗氏家族世代遵循祖训:建房必建鼓,每房都备鼓。故将鼓称为“房心”,供奉在房屋最重要位置的正厅大堂之上。

  整套安贞旌鼓由一面大鼓、一面小鼓和铓锣架、铓锣和小磬组成。鼓身漆黑,鼓心涂红,黑红两种对比强烈的颜色,寓意阴阳和谐、天人合一。千百年来,每逢春节、元宵节,列队绕村敲打小鼓,祈求祝福。永安旧县志记载,上元节期间,当地人“迎灯迎神,以为祈禳,竞妆灯戏为乐,鼓吹之声不绝,约前后五日为度”。

  1998年元宵节,槐南镇南山村一支60人的安贞旌鼓队到永安市参加踩街活动,引起关注。

  2002年,永安市举办首届“福建·永安笋竹节”,选定安贞旌鼓作为开幕式节目。“安贞旌鼓源于战争,有气势,特别合适大型表演。”永安市博物馆馆长、时任槐南乡文化站站长的罗旌灌回忆道,乡里很快下决心打造安贞旌鼓特色文化品牌,请来文化专家指导,投入20万元重新添置了鼓面直径更大的大鼓,以及中鼓等设备,对原始鼓乐进行创意改编,重新编排动作和队列,挑选了120名南山村青年,训练两个多月。

  “大多是两夫妻一起来,利用晚上时间,自己带鼓,义务训练。”十多年过去了,53岁的领队罗生娣还记得,大家都很有激情,有的人田里回来顾不上煮饭、喂猪就开始练。单她自己就打坏了两面鼓、四根鼓棍。

  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参加“中国魅力城市”评选活动时这样评价安贞旌鼓:外黑内红,黑色代表“水”,红色代表“火”,内和外顺,在红与黑的厚重中透露出和谐之美。

  “包装”后,安贞旌鼓自此走红。同年,安贞旌鼓队被吸纳为福建省民间艺术团民俗表演队成员,2007年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参与电影《竹乡鼓声》拍摄,2012年参加福建省农运会开幕式,2014年、2018年槐南镇因安贞旌鼓在连续两届评比中被文化部评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规范化 产业化

  走红之后,烦恼随之而来。安贞旌鼓邀约不断,而表演主要由政府包办,一次演出就要花去几万元,对于山区乡镇来说,是不小的负担。因训练占用不少生产生活的时间,村民渐渐失去热情。

  转机悄然而至。

  80后的槐南人罗志杰大学毕业后回乡当音乐老师,因工作出色,2014年被推荐为镇文化站站长。在他的引领下,一度沉寂的安贞旌鼓开启了2.0模式。

  2015年,三明市的一场大型活动主办方找到罗志杰,诚挚邀演。多方努力之下,小罗从周边多个村找到120人,组成表演队。

  演出后,小罗把成本之外的钱作为工资发给队员。“一天180元,这是十几年来最多的一次,相当于当时打两天零工的钱,全村都沸腾了。”罗生娣说。

  这件事触动了罗志杰:“市场有需求,安贞旌鼓理应可以养活自己,关键是如何适应需要。”然而,在实践中,罗志杰遇到了不少难题:人员不足、积极性不高、传承困难……比如,省里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非遗传承经费,鼓队没有独立账户,经费无法转入。经过多次协商,最后把钱转到了镇政府新农村建设服务中心账户。

  此举也带来了新麻烦。在经费使用上程序多,手续繁琐,与艺术团的表演需求不合拍。一些特殊设备的采购往往无法询价,招投标慢,而且提高采购成本。

  2016年11月,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永安市安贞旌鼓艺术团成立。艺术团以南山村安贞旌鼓队为班底组成,共34人,由南山村村主任罗志韶担任艺术团团长。

  此后,节目创作、排演、演出接洽及旌鼓制作等各项任务均由艺术团统筹安排。自此,安贞旌鼓走上规范化、产业化发展之路。

  文化部门的指导和服务也相应升级。罗志杰根据大型演出的需要,加入了音乐、旌旗表演,让安贞旌鼓更具观赏性。

  经过这几年的磨合,安贞旌鼓人慢慢摸清市场规律。去年,艺术团参加商演活动15场,共盈余2.8万元,队员人均收入1300元。

  抱团出击

  安贞旌鼓闯向市场,不但使旌鼓文化成为槐南镇的民俗文化名片,也给传承人带来经济效益,反哺安贞旌鼓的保护与发展。

  可喜的是,安贞旌鼓还带着扛花梁、打黑狮等两个槐南传统民俗文化项目一起走出大山。

  “去年,我们和安贞旌鼓一起外出表演3次。”79岁的槐南镇扛花梁协会会长黄圣池告诉记者,扛花梁协会共27人,最大的85岁,最小的已61岁,“老人们很开心,特别是第一次住酒店的老人,觉得很新鲜”。

  扛花梁的民俗指,古时,槐南人建木构房时,从山上把作为花梁的木头扛回家。梁木一般长15米,直径60厘米,尾径25厘米左右,扛时十几个人着盛装,整齐划一,有节奏地喊号子,不仅有气势,而且古朴、喜庆。

  三明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槐南打黑狮也抱团外闯。目前,全镇有5支专业打黑狮队共55人。槐南镇洋头村打黑狮队队长池招演告诉记者,去年队里共外出表演6场,人均增收550元。

  三个项目的联合,不仅丰富了表演内容,市场反响不错,也扩大了槐南民俗文化的影响。“乡村振兴,产业是关键,这些优秀传统民间文化是槐南镇的独特文化资源,关键要用好用活。”槐南镇镇长罗政桂说。

  放眼槐南镇,除了安贞旌鼓、扛花梁、打黑狮等14个省、市、县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全省民间最大的、年交易额达13亿元的古银币市场,更有安贞堡、李氏家族祖地江王祠、万金厝、溯源祠等一大批国家级、省级历史文化资源。

  在保护的前提下开发,在尊重原貌的前提下创新,这是安贞旌鼓闯市场带来的启示。眼下,“安贞旌鼓”旅游纪念品正在开发中。不久的将来,来安贞堡旅游的人们除了能够看到安贞旌鼓表演,还能将旌鼓带回家中,护家镇宅。

  据悉,槐南镇着手以安贞堡为载体,把打黑狮、扛花梁、作场戏、槐南唱曲等民俗文化融入其中,打造游客到槐南旅游的核心吸引力。

  当前,槐南镇投入1000多万元新建的西华银元交易市场已投用,是全国最专业、规模最大、交易额最多的银元单体交易市场;溪南村农耕文化、皇历村宗祠文化开发已纳入全镇“十三五规划”;围绕安贞堡展开的田园综合体建设正在有序推进……(方炜杭  罗联浔 魏兴谷 /文 罗联永/图)

附件下载